云山胜利后,彭总下令后撤50里,美军急于想弄清为什么,没有答案

浏览:243   发布时间: 09月29日

史倌

云山战役之后,在志愿军总部召开的作战会议上,彭德怀司令向他的将领们阐述了他的这一构想。志愿军副司令韩先楚、洪学智、参谋长解方、第13兵团司令员邓华、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及各军军长均对此表示赞同。

一、彭德怀下令,各部队后撤30-50公里,作一些象征性的抵抗,并在沿途丢弃一些军用物资,以给敌人造成错觉

于是,志愿军前线的十数万大军在短时间内消失在朝鲜白雪覆盖的丛山峻岭之中,正象他们当初突然出现时一样突然。刚刚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上变得平静起来。

这是一种让人紧张的平静。

中国军队10月25日开始的攻势简直使美、韩军队昏了头。现在看来,中国人的介入是确凿无疑的了。但是在11月初,在他们已经取得胜利,沃克第八集团军的攻势受阻,联合国军的战线开始动摇之际,他们却不可理解地脱离接触,消失于风雪弥漫当中,令沃克、阿尔蒙德、麦克阿瑟等入为之困惑不已。

美国军方急于想弄清:中国军队为什么突然撤离?有多少中国军队参与了战斗?他们到哪儿去了?而以杜鲁门为首的美国政界则急于弄清,中国人进入朝鲜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一连串的问题,没有一个有明确的答案,美国人为此陷入深深的烦躁和盲动之中。

对于中国军队干预的详情,美国人仍不得而知。但通过情报人员的活动,他们逐渐拼凑出一幅中国秘密干预的清晰画面。

中国军队从10月中旬开始越过鸭绿江进入朝鲜。他们白天躲藏在山洞和树林之中,只在夜里前进,一直运动到鸭绿江以南100-200公里的南部山坡。使情报官员感到震惊的是、他们得知,有不少于5个军的兵力悄悄开进了朝鲜,其总兵力近10万人。

而且,这些军队既不是麦克阿瑟将军所嘲讽的“亚洲的乌合之众”,也不是共产党中国的总理周恩来所宣称的“志愿人员”,而是名符其实、训练有素的正规军。虽然他们的武器落后,但他们懂得如何有效使用他们的火力,并在进攻当中采用一种V形的阵形,就是所谓“口袋战术”。

到了11月2日,中国在一次广播中公开承认了中国军队在朝鲜的存在,但他们声称那是为保护水力发电地区的志愿人员,是专门为保护沿鸭绿江的水坝和电力设施而进入朝鲜的。

这似乎言之有理——因为朝鲜北部山高河急,水面落差极大,蕴藏着丰富的电力资源。朝鲜人沿江筑起了无数大坝,以利用其发电。这些电力给中国东北部的工业提供了能源,而在当时,这是中国工业最为重要的地区,截断了此处的电力供应,则中国东北的工业将陷于瘫痪。中国人理所当然地不会坐视美韩军队进入这一地区,因为这样无异给他们套上了绳索。

二、11月30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要求麦克阿瑟将军给中国军队的介入及未来形势一个说法

骄傲的麦克阿瑟将军此时表现的是一种愚蠢或冥顽不化。

他无视现实,声称不可能估价中国共产党进行干预的现状。他认为,中国人的干预可以视作三种行动的结合,其一是为了外交目的而进行秘密干预,例如为了保持与苏联的结盟;其二是使用志愿人员以在朝鲜保持一个立足点以介入朝鲜事务;最后是中国人作出了错误的判断,即中国人参战时预料,他们只会遇到韩国军队,可以很快将其击致。

至于中国军队撤出战斗,美国人认为,中国军队是因自我消耗而退出战斗的。

根据审讯俘虏的报告和情报人员的记录,情报专家知道中国步兵只携带3到5天的食物——炒面,它可以与水和在一起吃,也可以在战场情况紧急时干吃。弹药的配给也同样少得可怜——基本上是一个士兵口袋里和一种粗布袋里能够携带的东西,而其补给线几乎已被切断。另外,其脱离接触前的情状也颇能说明问题。其层层抵抗后遗弃的工事与掩体显然是仓促挖成的,沿途遗弃了为数不少的装备,对于中国军队而言,这些装备是重要的,实在不该遗弃,除非是形势危急。

据此种种,美国人认为,中国军队前一时期的出现不过是作一种象征性抵抗的姿势,其低劣的装备使其难以和美国这样的军队作战,因而由于怯战而败走。同时,朝鲜严酷的冬季就要来到。甚至连谨慎如海军陆战1师的师长奥利斯·史密斯少将也认为,最坏的日子已经过去。他说:“甚至成吉思汗,也不敢在冬季的朝鲜打一仗。”

显然,美国人的这些臆测充分显露了这些人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无知。

对中国历史和战争稍有常识的人都不难知道,一个中国统帅的撤退往往意味着什么。象孙武那样的军事家,为了迷惑敌人,甚至通过增兵减灶这样极其细节性的计谋来诱使敌人犯错误。中国共产党领袖毛泽东在1938年的抗日战争中,在《论持久战》这部著名军事著作中指出:

“我们历来主张诱敌深入,就是因为这是战略防御中弱军对强军作战的最有效的军事政策。”

他以反诘和反答的方式,认为撤退是一种战术:“英勇决战于前,又放弃土地于后,不是自相矛盾吗?吃饭于前,又拉屎于后,不是白吃了吗?”当时美国人对于中国军队视为法宝的由毛主席高度概括和总结中国几千年军事经验指出的以下十六字箴言闻所未闻:

敌进我退。

敌驻我扰。

敌疲我行。

敌退我追。

例如彭德怀将军针对敌机占据朝鲜上空,肆意侦察我军动向轰炸交通、物资、人员,使我军难以安宁,针锋相对地派出相当数量的小分队,深入敌后侦察敌情,破坏交通,骚扰敌军。

美国人却错误的认为,“共军已被击溃、正在作零星的抵抗”。

总之,敌军对共产党军队的判断好比一本读错了的书,正应了盲人摸象那个典故,即使偶而有一些清醒的声音,也被奄没在这些“权威的”议论当中。

11月9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开会就中国人的意图及美国人可能作出的反应进行探讨。他们的结论是,中国人的干预出于三个动机:

1,中国人力图保护鸭绿江沿岸的电力设施。

2,中国人不宣而战,以把美国的军力牵制在朝鲜

3,中国人力图把美国人赶出朝鲜

据此,他们提供了三种可能的选择:

1,重振攻势,以强力取胜

2,在满洲边界以南建立并守住一条防线。

3,撤退。

后来,形势的发展证明,美国选择了第一条道路。也就是一条让通向失败和使自己蒙受耻辱的道路。

三、麦克阿瑟唯恐天下不乱,美军疯狂轰炸鸭绿江,欠下血债

在当时和后来中国人的宣传工具中,麦克阿瑟被称为“战争贩子”。这个称谓用在老克阿瑟身上实在是恰如其分。而麦克阿瑟对此也可谓当之无愧。

站在东京第一大厦联合国军司令部的窗前,麦克阿瑟觉得情绪难以控制。

事情的变化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他,麦克阿瑟,美国陆军五星上将,会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中国人的出现而后退了吗?

对于一个刚刚取得了仁川登陆胜利,把一度占尽上风的北朝鲜军队打得四处流窜的统帅,他的军事才能又一次显现了天才的火花,他的战功足以跻身世界历史上最优秀的军事人物之列,他的声“如日中天,惟其如此,中国军队的突然出击,使他指挥下的联合国军队一度陷入混乱,

这仿佛一记勾拳,击在他那七十六岁的脸上,而当他要找回面子之际,对手却奇迹般地消失了。

撤退不在麦克阿瑟的字典当中,他要进攻,要使战争继续,要让他手中的这支军队去继续实现他那不世的伟业--把共产党人赶出朝鲜。

麦克阿瑟所做的第一步,就是命令他的空军司令对连结朝鲜新义州和中国丹东之间的鸭绿江大桥进行轰炸。他的空军司令乔治·斯特拉特迈耶中将准备在轰炸中第一次使用燃烧弹,以摧毁北朝鲜的军火库和通讯枢纽。他又给他的作战指挥官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把城市夷为平地

在发给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电报中,麦克阿瑟就他的计划进行了陈述,并无意中透露了目前险象环生静战场局势:

大队人马和物资正自满洲通过鸭绿江上的所有桥梁,这个行动……使在我指挥下的部队有全部被歼的危险。过江的实际行动……可以在黑夜的掩蔽下进行,而鸭绿江和我们防线之间的距离是那么近,敌军可以不必十分顾忌空袭的威胁,就能够进行针对我军的攻击。阻止敌军增援的唯一办法……就是摧毁这些桥梁,并发挥…空军的……最大威力,炸毁北部地区所有支持中国人前进的设施。每小时的延迟都将使美国和联合国其他国家付出大量鲜血。

新义州的主要渡口要在最近几个小时内加以轰炸,而这个任务实际上已经准备就绪。我是在我所能提出的最严重的抗议之下暂缓进行这次袭击,并执行你们的指示。我所命令的行动是完全符合战争的原则和我自联合国所得到的决议和指示时,而且并不构成对中国领土任何轻徽的敌对行为,尽管的确是从那里发生了肆意违犯国际法的行动。

我不愿过分夸大你们所加于我的限制将在物质上和心理上造成严重损害的后果。我希望这件事立即引起总统的注意,因为我相信你们的命令可能会导致严重的灾难,如果不是总统亲自和直接了解这种情况,我是不能承担这个责任的。时间是如此的紧迫,我要求立即重新考虑你们的决定,在等待你们的决定时,自然完全遵照你们的命令行事。

四、1950年11月8日,麦克阿瑟如愿以偿,轰炸北朝鲜新义州和鸭绿江的行动终于开始

这一天,美军出动了79架B-29型超级空中堡垒——重型轰炸机以及300架战斗机向新义州进行了狂轰滥炸,美国空军总共投下了630吨炸弹,他们使用了火箭筒、爆破弹和燃烧弹。轰炸从这天早晨开始。

上午9时许,当新义州的朝鲜居民刚刚开始一天的工作,突然,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使他们惊愕。他们看到从东南方向飞来了密密麻麻的机群,遮天蔽日,一时无法判断其数目。随即,各种杀伤性的弹药从空中如雨般落下,巨大的爆炸声耳欲聋。楼房和其它建筑象突然失去支撑一样,一座座坍塌,整个城市立刻陷入浓烟、火海之中。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空袭惊呆了。一位幸存的朝鲜老人回忆道:

“当炸弹落下后,其排山倒海的声浪使人不知所措。我跑到街上,试图找个安全的地方。大街上人们象没头苍蝇一样,四散奔逃火光冲天,这时,敌人的战斗机开始用机枪扫射奔逃中的人群,人们纷纷倒下;飞机飞得很低,甚至可以看到驾驶员的脸,他们简直象从天而降的恶魔。”

美机在这座城市投掷了85000枚凝固汽油弹。同时向鸭绿江上的铁路和公路桥及桥梁附近投下了1000磅高爆炸弹。并向鸭绿江东南岸2, 5英里宽的人口密集区投掷了大量的燃烧弹。从鸭绿江北岸的中国安东一侧望去,新义州城浓烟滚滚,宛如人间地狱。

美国军方报告说,新义州“城市的90%已被摧毁”是美军在朝鲜以战争的名义犯下的可耻罪行。

然而,对新义州的轰炸仅仅是一个开端。有了这个开端,美国人便把轰炸像练习一样在中朝边境反复展开。据记载:

11月10日,美军舰载机再度轰炸新义州铁路桥。6枚炸弹命中桥体。

11月11日,在北京投掷1万磅炸弹。在清津、义州投掷1092枚炸弹。

11月12日,用1000公斤级炸弹炸坏鸭绿江铁路桥桥墩。对满浦、宣川、北镇进行轰炸。

11月13日,B-29轰炸机轰炸朔州、楚山。

11月15日,向会宁投掷300吨凝固汽油弹。

麦克阿瑟得意洋洋。他企图凭借其空中优势,彻底摧毁北朝鲜的通讯、交通枢纽,并切断中国军队的给养线,以配合他下一步的地面进攻,从而使对手陷入不战自乱的状态。

美军的轰炸在以后的战斗中持续不断。这种局面一直到战争后期我志愿军空军进入朝鲜空域,逐步夺回制空权以后才有所改观。

作者简介:史倌,高校历史老师,历史研究员。长期耕耘于党史、军史、战争史。欢迎广大历史爱好者交流批评。

主营产品:煤气发生炉,螺旋榨油机,脱硫除尘设备